注冊  找回密碼
     
 

鏡與藝的奇遇

2019-10-12 09:33|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92| 評論: 0|來自: iWeekly周末畫報

摘要: 鏡子既是日常物件,也富含哲學含義。在向世俗之物的轉變中,鏡子啟發了繪畫的歷史。作為人物心理的重要折射物,它啟發了人們對透視、空間、光線等繪畫技法的探索,探討了“凝視”與“自我“等命題,對真實與幻覺的思 ...

鏡子既是日常物件,也富含哲學含義。在向世俗之物的轉變中,鏡子啟發了繪畫的歷史。作為人物心理的重要折射物,它啟發了人們對透視、空間、光線等繪畫技法的探索,探討了“凝視”與“自我“等命題,對真實與幻覺的思考。如蕭伯納所言:用鏡子來觀察臉孔,用藝術來透視靈魂。

繪畫中的自我與凝視

作為西方古典繪畫的一個重要母題,鏡子從充滿象征意味的“上帝之眼”和”道德之鏡“到文藝復興時期的不斷世俗化、日常化。

鏡子頻繁地出現于十五、十六世紀的佛蘭德斯畫派的作品中。令Jan Van Eyck的雙人肖像畫《阿爾諾芬尼夫婦像》聞名于世的不只因為“絢麗的色彩和大量有趣的細節”,更由于那枚最早顯現于西方藝術史中的聞名遐邇的鏡子。

1

2

Jan Van Eyck,《阿爾諾芬尼夫婦像》以及細節

委拉斯開茲的《宮娥》則以“畫中之鏡”成為藝術史上繞不開的作品,圖畫中的鏡子映照出豐富的室內場景和物象,極大擴展了圖畫的空間和想象。

3

委拉斯開茲,《宮娥》

文藝復興時期制鏡術與自畫像的發展時間基本一致。這一時期的畫家繪制了很多以鏡子為題材的女性肖像,這以安格爾的“微胖美人在鏡前”系列為代表,畫中的女性攬鏡自照,貌似在取悅自己,實則取悅的是“他人”,在約翰·伯格的論述中,“很多男性藝術家樂于表現女性照鏡,鏡子的作用是藝術家與女性的連接紐帶,藝術家意在將女性作為景觀進行展示。”

4

安格爾,《莫特西耶夫人像》

5

安格爾,《奧松維爾伯爵夫人像》

Rene Magritte創作于1928年的《錯誤的鏡子》,描繪了一只人的眼睛和投射在這只眼睛視網膜上的藍天白云。在畫家看來,人眼像一面鏡子,所得到的只是自然的幻影,只有眼睛的主人實際所感的自然,才是可信的真實。

6

Rene Magritte,《錯誤的鏡子》

當代藝術的鏡與境

進入20世紀下半葉,鏡子進入了當代藝術的話語空間,與消費、放縱、商業、時尚結合在一起,出現在雕塑、攝影、影像、裝置等各種類型的藝術作品和媒介中,激發著新的想象力與視覺奇觀,以及奇妙的空間體驗。

今年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的平行項目中,法國藝術家Philippe Parreno的展覽“別的時間”(Elsewhen)登場,巨大的“燈蓬”和安裝了金屬百葉窗的鏡子構成了展場的核心內容。在同樣由微生物反應生成的系統指令所引導的光影和聲音變化中,翻動中的百葉窗讓鏡面時而投影出物體幽靈般的輪廓,時而隱蔽在黑暗的背后。

7

Philippe Parreno: Elsewhen, 2019

以自然為鏡,謙虛地收起人類的自大,充滿敬畏地創作。在與自然的對視中,攝影藝術家Murray Fredericks在天地之間實現片刻的自我放逐,拍下寬廣無垠的湖面上所呈現的一場場變幻莫測的自然表演。

8

9

Murray Fredericks利用鏡子拍攝自然風光

提到當代藝術對于鏡子的嫻熟運用,不可不提到藝術家Anish Kapoor,90年代中期開始他已開始使用不銹鋼材料,以凹凸起伏的形式創造頗具戲劇性的鏡面反射作品。

10

Anish Kapoor,C Curve

Anish Kapoor最出名的代表作《云門》位于美國芝加哥的千禧公園,芝加哥人給它起了“豆子”的昵稱。高達33英尺、重量為110噸的“豆子“和后來一系列反射天空的C型鏡面裝置作品也因通身映射了城市景觀、天空和大地而極佳地詮釋了什么是屬于當代的都市公共藝術。11月,卡普爾在中國的首個大型個展將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和太廟藝術館舉行,或許會有更多關于折射鏡面的新作出現。

11

Anish Kapoor, 云門

被無限復制的鏡屋

如果說奧遜·威爾斯的《上海小姐》(1947年)已經成為電影史中的鏡屋經典,那么之后出現的鏡屋錯覺在藝術創作領域里的不斷出現,只能看作是不斷的復制——如同鏡面影像——欲望倒映出欲望的各個角度,復制黏貼。

12

奧遜·威爾斯的《上海小姐》劇照

1966年,美國藝術家Lucas Samaras就在作品《鏡宮》里,在六面都是鏡子的房間中放入了桌椅,桌椅的每個面也貼上了鏡面,創造出無限深遠的空間。

13

Lucas Samaras,Mirror Room,1966

更為年輕一代所熟悉的草間彌生,創造過多個版本的“鏡屋”,加上燈光的迷幻元素,在這個社交媒體狂歡的年代,讓現場成為競相打卡的網紅勝地,時刻提醒我們——鏡子在當代社會的自戀含義。

14

草間彌生,《無限鏡屋—靈魂之閃耀》

張鼎曾在他的“龍爭虎斗”演出里,也加入了很多鏡面的設置,因為他覺得這樣“更能夠出效果”。經過設計的燈光效果是刺激的、彩色可變的、頻閃不停息的,讓沒有戴墨鏡的人在瞬間無所適從。

16

張鼎,《龍爭虎斗1》

對于藝術家宋冬來說,無論是裝置作品《坐井觀天》還是前年在上海外灘美術館的個展中帶來的《鏡廳》,藝術家以回收而來的窗框、門框為媒介,將原本門窗中透明的玻璃或者是半透明的紙以鏡面替換。窗門圍筑成井,或錯落于四周墻體之上,將觀眾“包裹”在鏡面之中。

17

宋東,《坐井觀天》

鏡子本來空無一物,能映照的也只是它的對象而已,藝術家利用鏡子塑造形象,探討“被凝視”和“自我凝視”的主題,鏡花水月般的淵源尚待續寫。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0-14 11:30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mg电子娱乐游戏的网址